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城伊人私家典藏

君思我兮不得闲,山中人兮芳杜若。 饮石泉兮荫松柏,君思我兮染疑作。

 
 
 

日志

 
 
关于我

如皋人在苏州,新时代的农民工。自知自己的平凡,深知自己的懒惰,唯有文字从未想过放弃。徜徉文字享受艺术之美,乐走天下感受自然之秀,足矣。

网易考拉推荐

打毛线  

2015-12-26 00:03: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但凡是不靠谱的人做事都会有个特靠谱的规律:想到一出是一出,而且绝对迷瞪。翻译成现在的网络流行语就是“控”,我这几年从“博客控”、“自拍控”到“微信控”一个不落的一路“控”来。去年开始还成了“毛线控”,帽子、围巾、小毛衣小袜子,一个都不少。身边的朋友不免惊讶:这小吕居然也有“蹲得住”的时候!什么话,咱小吕个性中就是有很安静的分子客观存在,只不过平时藏得比较妥当而已。女儿则说:老妈越来越像猫了,喜欢吃鱼还喜欢玩毛线!听听,这不是前浪后浪的事情了,这等的幽默好扯的老妈直接被拍沙滩了。而在被一位文友问为啥“数月不见一字”的时候,我只得以“忙着打毛线”作答,这姐姐倒好,说:那就令你速速写篇《打毛线》。

那咱就扯扯打毛线的事儿呗。每每被问及“啥时候学的”,咱小吕总是一脸淡定学思念水饺的广告词:从小就会。小,小时候,像是需要考证一下到底有多小,真的,现在我把二十岁以前的事情统称“小时候”。那就得这么说了,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那个年代物资匮乏,家里的孩子要漂漂亮亮的出门,主妇必得会精打细算还得心灵手巧。回想起来我算幸运,在那个“新老大旧老二”的年代我是家里的老大,那时候鲜有现成的毛衣毛裤买,多半是妈妈手工打的。相形之下妹妹略惨,她的毛衣好像都是拆洗了我的旧毛衣后重新打的,因为拆洗的时候毛线会变松变细有所损耗,一件略大的“老大的毛衣”拆洗过后能够打一件略小的“老二的毛衣”就算不错了,也有毛线实在不够的时候,妈妈自然还有妙招:袖子另打其他颜色。以至于很多年以后,所谓的“翘色”和“拼接”流行的时候我们姐妹免不得感慨:原来我们从小就是赶了时髦的,爱马仕这类大牌也不就鼓吹个“纯手工”“纯天然”,咱的毛衣就算原材料一般,但咱妈满满的爱心不打折啊。我打毛线的基础也始于这个时段,爱美是女孩的天性,即便是能爬树上墙的我也不例外,于是可以跟妈妈讨到一小团毛线也是极开心的事情,在妈妈的指导下起个一寸宽的边,来回打平针,疙疙瘩瘩的倒也好看,用途?非同道中人定难知晓:头箍!而且绝对三十年代上海风,勿要太嗲哦!

大概十五六岁的时候,我们那时候虽然没太提倡素质教育,但似乎也没有太大的升学压力,或者我就是个不知上进的学生吧,总之上学对我们来说算得上是一件简单随意快乐的事情。没有家长接送可以肆意的追同学家的鸡打亲戚家的狗,课余时间可以发挥的空间自然也是极大的。记得当时学校开一门课叫“劳技”,有没有学到啥技能我没记住,只记得上这门课的老师是我们的数学老师,一个当时是我现下年龄的女老师,农村人总是沾亲带故的,这位张老师偏巧是我太外婆娘家侄女的女儿,我娘喊她表姐。记得很清楚,张老师在开课是时候说:学这课有啥用,不如跟我学打毛线。放暑假的时候,姨妈张老师就撺掇我“赚点零花钱”,我虽算不得乖巧,但想做个好孩子的心情在被鼓励后加上虚荣则会化成数倍的动力,这让我有兴趣跟着张老师认真的学打毛线。也是这时候系统的学会了起针、打边、收针、添针,记得老师送我四根镀金钢针,工具赏心悦目,打出来的小玩意儿精致漂亮,再有老师略带奉承的褒奖还有那对于尚且年幼的我的恰到好处的利诱,我对打毛线的兴趣也就越来越浓,对自己的手艺也越来越有信心。其实,当时我打的好像就是小围巾小口袋一类的小件手工,但看着那些秀气的工艺品出自自己的手,成就感是显而易见的。以后再有人问我“怎么会的”,我一定说:老师教的。

真正学打毛衣也还是一位老师教的,老师很年轻,简单的说是这样的:女儿刚刚会说话的时候我的老师们我一般让孩子叫奶奶,这位,我女儿主动喊了嬢嬢,所以,你懂的,我的这位美女老师没比我大太多,我们至今还是很谈得来的好朋友。怀孕的时候,要升级的心情总是幸福而且兴奋的,对新生命的憧憬或是母性天生释放,我兴冲冲的买了毛线要学打毛衣。在此之前我没有打过整件毛衣,所以从起边到收针到用棒针挑起另打领头到袖子的拼接,都是老师电话里指导的。人的双手真的是伟大的,过程怎样我忘记了,但女儿出生前后她周岁以内我记得自己至少给她打过四套小毛衣。敲到这里我突然有些意犹未尽和感恩,一路走来有朋友的相伴的人生才是美好的。妹妹怀孕的时候,妈妈病重且酷嗜网络游戏,也是这样我买回了毛线我们一起打小毛衣,但妈妈终究未能见到她的外孙子出生还留下了半成品毛衣,那段时间有些忙乱不堪,终究是托了好朋友给外甥打了几件手工毛衣。外甥满周岁的时候,我重新捡起荒废多年的打毛线的手艺给外甥打了一件“土豪金带帽外套”,也算将妈妈的爱传承,不至于太亏了她的外孙子。

岂料,这一捡起竟有“一发不可收拾”的趋势,两年间送出去的帽子围巾小毛衣小袜子倒也有些“怎么数也数不过来”的意思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