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城伊人私家典藏

君思我兮不得闲,山中人兮芳杜若。 饮石泉兮荫松柏,君思我兮染疑作。

 
 
 

日志

 
 
关于我

如皋人在苏州,新时代的农民工。自知自己的平凡,深知自己的懒惰,唯有文字从未想过放弃。徜徉文字享受艺术之美,乐走天下感受自然之秀,足矣。

网易考拉推荐

婚姻N相——小严  

2017-05-05 21:34:51|  分类: 婚姻N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严其实不小了,同乡大多叫她小严,大家都习惯了。前天,小严突然来电话,声音铿锵,甚至有些歇斯底里:无论如何,这次,我一定要离婚。这话我早听惯了,对于小严这种祥林嫂似的诉说我甚至想不客气的说,不仅司空见惯,而且颇有反感。借鲁迅先生一句话吧,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关于小严是下嫁或是高攀了她丈夫,可谓是各执一词。我初见小严时,她大约三十岁,虽然眼角些许鱼尾纹,但那匀称的骨架和眉目清秀的脸盘依然不难看出她年轻时魅人的风采。她是我租住的旧宿舍改造的“公寓”的邻居,和一般外来务工人员不一样的是她不是租客,和本地人不一样的是她是“讲普通话的”。她的目光在顾盼之间显得温柔随和,她料理家务显得能干泼辣。据说小严只有初中学历,但性情贤淑,她总喜欢用她的微笑和别人打招呼,能做出一手很好吃的家常饭菜,还会打一手漂亮的手工毛线活儿,里里外外料理得当。小严的丈夫是本地人,论长相,他绝对配不上小严,虽然170+的身高还算可以,但那塌陷的鼻梁,上仰的鼻孔,和绿豆大小的眼睛,生生把“门面”破坏贻尽。男人只比小严大三岁,但看上去像是大十多岁,说实话,相貌的反差,我只想替小严说一个字:亏。他们的婚姻,准确的讲:大家都在退而求其次,小严看中的是他是本地人,有比较稳定的收入。他应该是因为凭他的貌,实在找不到门当户对“家世”的女子为妻,所以就凭借自己的优势在外来务工人员中选优了。他们是为数不多的住在附近租住房集中区的本地人,在同乡的眼里,小严就是被宠着爱着幸福着的全职主妇,比起那些孩子留守自己拼命的外来务工人员,应该说小严是时常被羡慕着的。
做了将近六年的邻居,我总觉得小严的幸福是畸形的,这个全职太太做得并不轻松,有限的生活费要精打细算,买菜做饭,虔诚的为丈夫洗衣盛饭,小心翼翼,而丈夫在她面前甚至是至高无上的。他说的话,小严唯有服从,轻则呵斥,重则拳脚,最后当然她的丈夫永远是胜利者,这个是毫无悬念的。他可以打麻将彻夜不归,甚至几天不见人影,但回到家中小严必须随叫随到,准备衣物,递水拿烟。每次争执过后他总是总结性的发言:叫你犟,看你下次再犟,我要你好看。毋须多言,潜台词:顺从,别自讨苦吃。那神情,绝对有异于和牌友酒友打着赤膊江湖习气的豪爽模样,而是一股痞子气,市井流氓样。而小严在每次絮叨之后,总是无奈的说:我跟他过的什么日子啊,没办法啊,我和孩子吃他的闲饭啊,要不是为了孩子,我宁愿讨饭。听多了,我们也只能用那句无用又似乎经典百搭的话劝小严: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将就着过吧!这“将就”二字说起来简单,究竟是什么意思,怕是少有人说得清楚。
事情更大程度的突变,小严的总结有两点:一是归咎于二胎政策的开放,二是因为丈夫发了一点小财。自由职业者越来越多,公司漫天飞,小严的丈夫和几个牌友也合伙做起了生意,得了老板的名分,自然更不把小严这个举目无亲的外来妹放在眼里,他开始混迹于各种娱乐场所。身边的朋友也明显“阔了”,MBA班各类老总,精英俱乐部各种高才,甚至电商直销各类经理人。丈夫的眼界宽了,心思也更活泛了,就是积蓄没见多。套用网络流行语:纯属没有土豪的命,却得了土豪的病。身边的各类总裁们,不乏三个前妻两个小秘,相形之下小严已是年近不惑,更大的罪状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丈夫要赶政策的春风弥补遗憾。而小严深知自己折腾不起,于是这“再犟要你好看”的台词直接换成了“你别后悔,不生不生,有的是人”。人,现在还真不缺那一两个人,寻寻觅觅,出出进进,小严的丈夫还真找到了合适的人,三年前公然和别人租住到外面去了,和“别人”公然出入,还有邻居说看到那个女人已经怀孕了。但不知是基于怎样的原因,过了大半年,竟然又滚回小严身边了,据说是因为做生意垫资款没收回来,合伙人兼财务出纳的“别人”义无反顾的离开了他。小严倾其所有替丈夫还清债务,并告诉邻居们:我就说么,他对我们还是有感情的,毕竟还有个孩子么。邻居们只能面面相觑,各自语塞回屋,于是那消失了一年之久的争吵声又重回了这片租住区。
小严给我打电话我多少还是有些意外的,照道理,闹腾了这些年,大家又各自归位,也都不是小孩子过家家了,应该不会再有大的纠葛了吧。小严在电话里言辞凿凿:真的,那个女人给我打电话了,说得一清二楚……我实在有些无礼而又情不自禁的问了一句:还是之前那个人么?小严说不是,这些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种事情我实在不便劝小严“将就”或是算了,只得草草的挂断电话。或者也许明天小严又会来电话说:他说还是爱我的,毕竟还有孩子。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