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城伊人私家典藏

君思我兮不得闲,山中人兮芳杜若。 饮石泉兮荫松柏,君思我兮染疑作。

 
 
 

日志

 
 
关于我

如皋人在苏州,新时代的农民工。自知自己的平凡,深知自己的懒惰,唯有文字从未想过放弃。徜徉文字享受艺术之美,乐走天下感受自然之秀,足矣。

网易考拉推荐

主权问题 岂容侵犯(胡诌)  

2017-07-23 19:28:47|  分类: 就是“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风呜咽着,夹着闪电,他们带来雨,哗哗的响,像有人唱丧歌。雨若泼墨,某一瞬窗外宛如白昼,轰隆隆的流水声像是要把整栋楼连根拔起。
夜深了,很深,很遥远,往事早被淹没。风来自远方,那里亮着一盏灯,有一个人在思念。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遐想或留念,但我知道我有个母亲,嗯,每个人都有母亲。母亲给了我生命。雨翻滚着跳动着,像是要扒拉开大地,裸露它的五脏六腑。风有些凉,荒凉的凉,像是亲人之间发出思念的信息:我在这里,不好不坏,时好时坏,不喜不悲,大喜大悲。
“小智”,是嗜酒如命的祖父在喊我干活,还是和蔼可亲的祖母在轻唤我的名字,雨声嘈杂,我辨不清声音的方向,甚至分不出音色。是的,我叫小智,读过私塾的太爷给我起的名字,所以虽然我斗大的字认不了两箩筐,却知道“智勇双全的智”。
狗们在龇牙瞪目,鸡们在互相拔毛,它们都不太喜欢我,无论它们正怎样的剑拔弩张,只要我往田埂上一站,它们就立刻化敌为友,恨不得把我撕个稀巴烂。我落荒而逃,连滚带爬的回到我的小屋,母亲正做着饭,我分明看到她往我碗里加了什么——药,我知道,那是药,我也知道没有人会相信我的,我的母亲给我下药,千真万确的事情,不会有人相信我说的。“小智”,是母亲叫我,不,我不吃药,我故意蜷在窗下,我不应她,母亲出来见不到我就到院外寻我去了。给我吃药,我才不要吃药,哼,你们才需要药,不,该吃药的人不是我。对,不是我,确定不是,快速的钻进厨房,把我的饭倒进锅里搅一下,再给我碗里装满饭。智勇双全,聪明能干,举世无双,天衣无缝,我可以回屋睡觉了。很快的,又有人惊了我的梦,母亲找我吃饭——不,是她要我吃药,只有我吃药了他们才心安。灶台上,我的碗,他们做了记号的,以为我不认识,我刚刚的偷梁换柱他们确定不知道。吃饭——吃药,大家一起,好,好极,真好!不对,不好,头疼,愈发的疼了,他们肯定发现我倒了那碗饭,他们一定又在我饭里搁了药,比原来还要多的药,更厉害的药,我只能昏沉的睡去。
英子,我突然想起英子来,第一次见到她,我就知道不管我愿意或不愿意,又或者不管她对我中意不中意,她就已经是我母亲给我选定的结婚对象了。我别无选择,快三十的人了,没有谈过恋爱,也没人给我做媒。英子家是云南的,或是贵州的,我记不起了,她是来姐姐家走亲戚。她姐姐是几年前被花言巧语的人贩子卖到我们这里的,和被拐到穷山沟不一样的是,她姐是从那个步行三十里地才能坐上进城的拖拉机的村子被卖到了镇上已经通公交车的我们这里。还有就是尽管人们都知道这外地媳妇是买来的,也不会控制她的自由,所以这些阔了的外地媳妇逐渐形成联盟,写信进而是打电话回娘家,又干起拐卖——她们说是介绍——的勾当。英子就是这么来的她姐家,说是走亲戚,其实大家都知道:三麻子家的姨老太来找婆家了。那些家里有光棍儿的,甚至亲友中有各种原因没娶上老婆的人们,一改平日里对外地媳妇的不屑,都巴望着能找个能说会道的外地媳妇从中周旋说定亲事,我母亲就是其中一个。很快的,我们见面了,我的意见可有可无,也根本不需要我做什么,有母亲上跳下窜,有村里胖书记的三寸不烂之舌就够了,顺理成章的英子就来我们家过年了。他们还给我吃药,但我不和他们计较,因为母亲已经和表哥说定过完年带我去东北打工,我跟母亲保证:我乖乖吃药,我自己吃,我带着药就行,你放心好了。母亲真的放心了,她以为她能骗得过我,呵,怎么可能,我要离开他们,漫步云端,自由飞扬,主权问题,岂容侵犯?英子听不懂我的家乡话,我也很难听懂她的鸟语,所以我们都不说话,但我身体力行为人师表带她做胖书记来我们家做的事情,哈,他们知道我知道了他们的事情,所以给我吃药。是谁说的这是世上最美妙的事情,狗屁,不好玩儿,一点都不好玩,我要去东北。
鞍山,据说离电视里那个大忽悠的老家不远,这里的房子盖得老高了,站在天台上看路上的行人跟蚂蚁搬家似的。终于可以不吃母亲做的饭了,终于没人看着我吃药了,我成功了,我站在高高的天台把出门前母亲塞在我装被子的麻袋里的药一把扔掉了。不吃药的感觉真好,我可以安心睡觉了。我是被一脸怒气的表哥吵醒的,他竟敢骂我狗娘养的,我娘是他的亲姑母,他才是狗娘养的,他妈的他也叫我吃药,他就是母亲派来监视我的。我打不过表哥,只得吃药,我悄悄的把药藏在舌头下面,然后假装去倒水,走开拿出来扔进马桶,敢吓唬我,呸,我是举世无双智勇双全的小智,主权问题,岂容侵犯?我又成功了,我爬上天台晒太阳睡觉,想家里的鸡鸡狗狗,还有英子,我突然有些感激英子,他们都说我有病,就她从没说过,她的存在证明我是个正常人,谁都有母亲我有,谁都有老婆,我也有,英子会不会给我生个大胖小子呢,我要做爸爸了。表兄终于没有再次揍我,也没我吃药了,很快的和我收拾了行李回家,老板说我在阳台睡觉掉下去负不了责,还说不把我送掉叫他也别干了。
我又回家了,鸡鸡狗狗们还是不太欢迎我,倒是英子,她很开心,她告诉我我不在家时候的事情。母亲教她干农活,她个子太矮背不起喷农药的那个水桶,“你回来就好了”她愉悦的说着话给我做饭吃,只有英子不让我吃药。不过头疼,头还是疼,母亲一定说服英子给我下药了,她也不可信,半夜的时候我突然醒了,对,一定是英子给我吃了药,只有我吃药了他们才安心,如果不是已经安排妥当,母亲怎么会安心走开,不看着我吃饭。上当了,他们都想害我,太可恶了,连英子也加入了他们一伙,我对着英子的肚子就踹了一脚,她很快滚到地上跑下楼。第二天,英子的姐姐姐夫也来了,母亲逼着我承认再不对英子动手,老子才不动手,我动的是脚,但有母亲在,我不敢说话也不需要说话。母亲还告诉我英子要生孩子了,我真的要做爸爸了,怎么可能,我根本就没和英子做那个事儿,一定是我不在的时候,肯定是那个胖书记干的。他们给我吃药,还想继续害英子的孩子,不行,我推醒英子,我要告诉她快跑,保护自己的孩子。她不听,她听不懂我说的,我一着急又给了她俩耳光,她姐姐姐夫又来了我们家,这回没那么轻巧了,他们在家里一通乱砸,电视机也被他们搬走了。看着凌乱不堪的家我得意了,英子不会回来了,这里又是我一个人的了,我再不会相信任何人,母亲也别想叫别人给我药了,我还发现原来我很有力气,英子打不过我,母亲也一样,不对,我还怕一个人,那个胖书记他一直警告我说如果不吃药会把我送去医院关起来。不行,主权问题,岂容侵犯?
趁他们不在的时候,我搬了好多砖回我的房间,我住在楼上,他们一般都不会上楼,我已经有十块砖了,最近我很顺从,乖乖吃完药就回房间睡觉。他们根本不知道我房间有了这么多的宝贝,我把它们放在门后面,谁想进屋,不可能,主权问题,岂容侵犯?胖书记又来了,我分明听到他在楼下接电话,我偷偷跑到阳台瞄了一眼,没错儿,他正接电话,用他新买的翻盖摩托罗拉手机,在院子里转悠这呢,天赐良机,我要干了你!叫你让我吃药,我是智勇双全举世无双的小智,一个、两个,我扔第三块砖的时候他已经满头鲜血的跑了出去,我也很快被派出所接走了。不过很快他们又把我送回来了,我说得清楚的,不是我,是他们,他们一直要害我,给我的饭里下药,这事不怪我,所以警察又把我送了回来。回到家里,我听邻居们说,胖书记的脑袋缝了八针,他再也不敢来我们家了。想想就乐,我又回了我的屋子睡觉,他们想叫我,不可能,门后面我早加上各种板凳砖块,任谁也推不开这道门。其实我知道,母亲叫过力大无比的表兄来试过了,他们都想害我,逼我吃药,休想,主权问题,岂容侵犯?
意外还是发生了,派出所的人又来了,我听到警车的声音了。这次我又没有打人,他们来干什么?很快的,我的门被他们踹开,我又被他们带走了。想逼我吃药,休想,我就算饿死,也不吃了,我不吃饭,我不吃药,不吃,不吃……主权问题,岂容侵犯?
“39床,39床,小智,小智”,又有人叫我,我辨不清声音的方向,我才不想吃饭——那饭里一定有药,只有我吃了药他们才心安,不,我不要吃药,不要你们心安,我要回家,回我的房间,那里有我的宝藏。主权问题,岂容侵犯?
夜,很辽阔,夜太辽阔,所有死去和活着的人们都更自由。因为这是夜,可以让人肆意的想着远方的亲人,可以随意的出门,像游魂那样行走。自由而平等,就像那些瞎子,他们可以不假思索的想象着自己和别人是一样的,因为这是夜,明眼人也必须有一半的黑暗,哈,他们的一半也是瞎子。广袤的夜,老天爷要人们闭眼思索,想让他们表达内心的无言。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